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詩句大全 > 抒情 > 傷感 > 

歌聲未盡處,先淚零。

“歌聲未盡處,先淚零。”

------該詩句摘自宋代詩人周邦彥的《綺寮怨·上馬人扶殘醉

上馬人扶殘醉,曉風吹未醒。映水曲、翠瓦朱檐,垂楊里、乍見津亭。當時曾題敗壁,蛛絲罩、淡墨苔暈青。念去來、歲月如流,徘徊久、嘆息愁思盈。
去去倦尋路程。江陵舊事,何曾再問楊瓊。舊曲凄清。斂愁黛、與誰聽。尊前故人如在,想念我、最關情。何須渭城。歌聲未盡處,先淚零。


賞析
  這首詞流露的感情來說,應該是作者重回故地,在離開時突然看見過去自己與情人分別時的津口亭館,所激起的對情人的深切的思念之情。
  “上馬人扶殘醉,曉風吹未醒”起句很是突兀。“上馬人扶殘醉”隱括李白魯中都東樓醉起作》詩:“阿誰扶上馬,不省下樓時。”曉風即晨風。從“殘醉”和“曉風”兩句可以看出詞人通宵飲酒,直到天亮。柳永有詞“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、曉風殘月,”曉風尤能吹去醉意。周詞中詞人不僅不知道誰人扶上馬,而且吹不醒,可見詞人醉酒的濃度和深度,不可破除。作者由酒醉不醒寫起,卻掩蓋了酒醉的起因,這是詞人寫詞的頓挫處,也為后面感情的抒發埋下了伏筆。
  “映水曲、翠瓦朱檐,垂楊里、乍見津亭。”這里要注意“乍”字,一個字透出很多驚訝來。猛然間看見了柳蔭中的渡口亭館,它坐落在水流曲折處,綠瓦紅檐,特別醒目。“乍見津亭”驚醒了詞人的醉意,也喚起了詞人的記憶。“當時曾題敗壁,蛛絲罩、淡墨苔暈青。”意為多年以前,曾在津亭的墻壁上題詞,現在墻壁已經破敗剝落,蛛絲籠罩,墨跡淡化,苔暈青青。這引起詞人很大的傷感。“念去來、歲月如流徘徊久、嘆息愁思盈。”“去來”,指不停的奔波。歲月如流,謝靈運《擬魏太子鄴中題詩八首》序文:“歲月如流,零落將盡。”是說時間好像流水一樣飛逝而過。“徘徊久、嘆息愁思盈”,暗用江淹別賦》中的句子:“明月白露,光陰往來,與子之別,思心徘徊。是以別方不定,別理千名。有別必怨,有怨必盈。”以上句意為年去歲來,時間好像流水一樣過去,在此地徘徊留戀,嘆息聲聲,有滿懷的愁思。這是上半闕,寫思情。先寫自己通宵飲酒大醉,由乍見津亭念及敗壁題詞,勾起自己對往事的回憶,漸漸明白醉酒之因。但是還不是很明顯,對往事的回憶只是由津亭,敗筆題詞帶過,也沒有明確懷念對象。留下感情線索,在下半闕展開。
  “去去倦尋路程”。“去去”在柳永的《雨霖鈴》中有“念去去,千里煙波,暮靄沉沉楚天闊”。二者意義相同,即去了又去、走了又走,不停的奔波行役之意。“倦”字寫出詞人的倦怠之情。“江陵舊事,何事再問楊瓊。”江陵,東晉時期荊州治所,在今湖北江陵,此代指荊州。這句隱括了元稹《和樂天示楊瓊》和白居易的《問楊瓊》。這里用楊瓊代指自己的情人。江陵舊事,指他們過去的情事。“何曾再問楊瓊”,何曾即不曾,暗示不見情人的蹤影。自己不停的奔波行役,情人不見,只留下無窮的遺恨,自己再也沒有機會與情人一起回憶過去的情事了。“舊曲凄清,斂愁黛,與誰聽?”回憶與現實交融在一起。舊曲,應該是詞人與情人當時聽到的歌曲,即是下文的“渭城曲”。凄清,悲怨。斂愁黛,因愁怨而皺起黛眉。昔日離別時,你我共聽凄清的離別之曲,你聽曲子時因愁怨而斂眉的樣子還在眼前,但是現在我與誰共聽?舊曲,是詩人徘徊所聞,也因之想起以前已情人分別時的場景。既展示現在又回憶過去,既再現了當日情人的感情,也展示了自己的苦苦相思。“尊前故人如在,想念我、最關情。”設想之辭。由自己設想對方的感情。如柳永的《八聲甘州》:“想佳人,妝樓颙望,誤幾回,天際識歸舟。”也是運用的這種寫法。尊前故人,指上一次分別是黛眉斂起的情人。關情,動情。詞人由自身設想對方的感情,自有詞人的一份癡情在,也可畫出情人對詞人的深情,心心相印。但是這不過是詞人的想象罷了,現在詞人孤獨一人在河邊徘徊,舊曲縈繞,、揮不去情人當時的樣子。“何須《渭城》,歌聲未盡處先淚零。”這最后一句,很是巧妙,使人分不出是今日離別還是昔日離別,水乳交融。當日離別之時,與佳人共聽凄曲,不待曲終,即已淚零;今日離別,又聞舊曲,不堪其情,潸然淚下。渭城之曲,即是過去同聽,又是現在獨聞;淚零既是當日離別之淚,又是今日相思之淚。今昔不分,亦今亦昔,感人至深。歌聲未盡先已淚零,在曾經離別之地,對一個“倦尋路程”的人來說有多少身世之感,直是催人淚下。
  總之,這首詞先寫醉酒,然后由乍見津亭和敗壁題詞虛寫離別,而后由思及離別而嘆息徘徊,上片寫及思念但是感情想對疏緩;下片寫出思念對象,自己和雙方的感情,以雙雙淚零作結,感情達到高潮。最后一句亦今亦昔,很是巧妙。
pk10北京赛车官方